澳门威力斯人手机版 > 现代文学 > 2005年文献学研究成果显著

原标题:2005年文献学研究成果显著

浏览次数:109 时间:2019-12-12

由教育部社科司主持的《中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报告》,自2005年始,每年出版一卷。每卷分学科总结评析前一年该学科的发展状况。 本文摘自该报告2006年卷中“图书馆学、情报学与文献学”一章,文章概述了2005年中国文献学研究论文发表和著作出版情况,介绍了本年度文献学研究的主要成果,这些介绍对文献学、图书馆学等相关专业人士都有参考价值。 研究概述 1论文 根据国内两个著名学术期刊数据库CNKI和VIP统计,2005年国内共发表文献学论文76篇,涉及的领域有文献学理论建设、分科文献学、文献学专题研究、文献学家研究以及文献学学术科研活动的报道等5个方面,具体情况如下:理论建设16篇,学术、科研活动11篇,分科文献学10篇,专题研究22篇,文献学家17篇,共计76篇。 关于文献学理论建设方面,主要有:王余光的《文献学研究的新进展》、孙钦善的《古文献学及其意义与展望》、赵淑梅的《古典文献学与现代文献学》、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2期刊登的一组文章,包括:李学勤的《谈经学与文献学的关系》、朱杰人的《经学应是文献学专业的一门基础课》、周少川的《经学是文献学中最基本的部分》、徐有富的《经学研究应以文献学为基础》、吕友仁的《学好经学是搞好文献学的前提》。张娣的《知识经济时代的文献学》、杨溢的《中国文献学发展历史轨迹》、任君红的《浅议文献学研究的过去与未来》、王国强的《汉代文献学的特点及其对汉代学术的影响》、王国强的《东汉文献学发展史述论》、陈光华的《中国文献学学科体系研究综述》等。 关于文献学学术、科研活动:《“21世纪文献学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在郑州大学举行》、《全国“21世纪文献学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纪要》、《海峡两岸中国古典文献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八次全国中医药文献学术研讨会纪要》、《出土文献学术研讨会综述》等。 关于专科文献学:张子侠的《关于中国历史文献学基本理论的几点认识》、徐日辉的《关于建立中国旅游文献学的构想》、王公山的《21世纪中国道教文献学研究展望》、刘永海的《论元代道教史籍及其文献学价值》、孙晓辉、黄钟的《音乐文献学的古典与现代》、陈建华的《20世纪中国音乐文献学研究概述》、李渡华、于丽的《中医医史文献学的特点及发展趋势》、田代华的《论中医文献及文献学在中医学中的地位》、李振宇的《法律文献学建构与展望》、赵国平的《中医医史文献学科建设有关问题探讨》等。 关于文献学专题研究:戚福康的《论文献学与大学生知识体系的建构——兼论教学方法的变通》、李德山的《中国东北古文献学论略》、张显成的《论简帛的文献学研究价值》等。 关于“文献学家”主要有:江贻隆的《蒋元卿先生的文献学成就》、徐春波的《溯源畅流 求真务本——记中医文献学创始人之一张灿玾教授》、刘和文的《论张潮对文献学的贡献》、肖小云的《论叶德辉〈书林清话〉的文献学价值》、郭英德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启功先生与中国古典文献学》、许刚的《论张舜徽先生文献学与史学思想之会通特征》、陈瑜的《简论章太炎对中医文献学之贡献》、王建华的《梁启超对文献学的贡献》、夏雪、王记录的《谢国桢文献学成就三论》、纪晓平、王凤华的《历史学家吴枫的古典文献学成就初探》、张全晓的《郑樵文献学成就三论》、伍媛媛的《论郑樵〈校雠略〉在辑佚方面的成就》、郑永田的《试论章学诚的校雠学理论》、苏嘉的《章学诚和〈校雠通义〉》等。 2著作 其一是文献学新著:有《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中国旧书业百年》,《中国文献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中国古代文献学》等。 其二是文献学著作再版:《张舜徽集》,这些著作以前均以单行本出版过,现结集出版。另外,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蓬莱阁丛书》中,收录了两种文献学著作的导读本:《中国文献学》,《文献学讲义》。此外,《中国古典文献学》,《文献学纲要》,《文献学大辞典》等都于本年再版。 其三是文献学论文集的出版:《明清安徽典籍研究》,《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历史文献》,《张舜徽学术研究》等。 其四是文献学工具书的出版:《翁方纲纂四库提要稿》,《苏州民国艺文志》,《中国藏书家通典》。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代书目题跋丛书》,包含10册22种: 晁氏宝文堂书目、徐氏红雨楼书目 澹生堂藏书约 汲古阁书跋、重辑渔洋书跋 绛云楼题跋 鸣野山房书目 铁琴铜剑楼藏书题跋集录 唫香仙馆书目、旧山楼书目 虞山钱遵王藏书目录汇编 赵定宇书目 百川书志、古今书刻 这些明清人的书目题跋在50年前曾出版过,现颇难寻觅。它们的再版,对文献学研究,或藏书家、图书馆等,都是不可多得的资料。 其五是专科文献学著作的出版:《敦煌文献探析》,《出土文献探赜》,《中国古代美术文献述要》,《突厥语族文献学》,《法律文献学》等。 主要成果 1文献学家著作的结集出版 其一,《张舜徽集》,2005年在文献学上一件重要大事是已故文献学家张舜徽先生著作的结集出版。《张舜徽集》已面世两辑,其文献学著作集中于第一辑内,包括以下7种: ①《中国文献学》,该书初版于1982年。全书分12编,第一编绪论阐述了文献学的范围和任务,古代文献的材料与散亡等。其余各编分别叙述了古代文献的著作、编述体例,钞撰,写作的模仿、讹托、类辑,文献的版本、校勘、目录、注释、翻译、考证、辩伪、辑佚等,对前人整理文献的具体方法和步骤,历代校雠学家整理文献的业绩,都作了总结,最后就文献整理的目的、任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作者认为:我国古代无所谓文献学,过去称的校雠学,相当于今天的文献学。文献学的主要任务是继承过去校雠学家的方法和经验,对现存文献进行整理,使杂乱的资料条理化、系统化,古奥的文字通俗化、明朗化,并进一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条别源流,甄论得失,让人们使用更为方便。该书构建了古典文献学的规模,并成了这一领域研究的基本范式。 ②《清人文集别录》,该书初版于1963年。作者阅读了1100余家清人文集,在此基础上别录600家,分编为24卷。正如作者在《自序》中所说:“虽未足以概有清一代文集之全,然而三百年间儒林文苑之选,多在其中矣。”略依时世先后定次第。每一文集,首列书名卷数、版刻年代,次为内容提要,叙述作者生平著述、学术成就和思想活动,不仅介绍文集的主要内容,间或涉及编写体例,而且还指明有价值的部分。总结起来即“考作者行事、记书中要旨,究其论证之得失,核其学识之浅深,各为叙录一篇,妄欲附于校雠流别之义,以推荐一代学术兴替。”《清人文集别录》与后来的《清人笔记条辨》二书是清代文献研究的重要著作,同时也是清代学术史研究的基础性成果。 ③《清人笔记条辨》,该书初版于1986年。该书收清人笔记100种,厘为10卷,略依时世先后而次第之。凡有辨章学术、考论经籍者,有证说名物制度者,有订正文字音义者,有品定文艺高下者,有阐述养性方术者,均加收录。每一笔记,则先列其书名、卷次、版本,然后介绍作者生平、著述及学术主张,凡遇精义美言,则为之引申发明;或有谬说曲解、则为之考定驳正。 ④《汉书艺文志通释》,该书初版于1990年。作者在《自序》中就对其内容作了说明,“凡前人之说有可取者,悉甄采之,句读之有误者正之,史证之偶疏者补之,亦间附论说以评断之。”首先,对前人的研究成果加以甄采。这一方法即传统的“集注”,广采前人之说,保存并集中了丰富的材料,颇便读者。其次,对句读有误者加以订正。该书对《汉书·艺文志》的句读和标点极为审慎,有些地方纠正了目前一些通行本的错误。第三,史证之偶疏者补之。第四,间附论说以评断之。该书评断的内容非常广泛,多出作者己见。有对一书作者的确定,有对前说的评论,还涉及一书的注本或版本。这些评断对后学有裨益。采、正、补、评断,构成了《通释》一书的基本内容,张先生以此四步向我们展示了解释古书的重要方法。这一方法不仅对解释古书适用,对研究古代文化的其他领域,也多有启发。 ⑤《广校雠略》,该书初版于1945年,1962年新版增加了三种附录:《汉书艺文志释例》、《毛诗故训传释例》、《世说新语注释例》。《广校雠略》共五卷一百篇,主要讨论了以下几个问题:一、讨论校雠学及相关名称。二、讨论古代书籍著述的相关问题,主要包括:著述体例,强调著作、编述、钞纂三者之区别;著述标题;关于作者;称引体例;序书体例;注书流别。三、讨论古代书籍流传问题,先阐发简纸与书籍的篇卷,再谈书籍之散亡。四、讨论校雠学的各种方法,如目录、分类、校勘、辨伪、辑佚等。五、讨论汉唐宋清学术成就,其重点是放在校雠学方面的,如辨章学术始于太史公、郑玄注群经、宋代私门校书、群经新疏未必尽善等。《汉书艺文志释例》、《毛诗故训传释例》、《世说新语释例》,旨在讨论刘歆、班固著录图书的原则,以及注经、注史的变化,可以与《广校雠略》互为表里。 ⑥《中国古代史籍举要》,该书初版于1980年。此前作者于1957年出版《中国历史要籍介绍》,“那时正值建国之初,诸事草创,编写这一类的书,没有可以依据的本子,只得运用新的观点,自创新例,务求简明扼要,浅近易懂。”书出版后,为不少院校所采用,流布较广,影响很大。“文革”结束之后,随着中国教育事业的恢复与发展,大学生与社会读者对“历史书籍介绍”这一类书籍的需求大为增加,此时,张先生将《中国历史要籍介绍》进行修订,更名《中国古代史籍举要》出版。修订本在原书的基础上,增加了五章:实录、学术史、史辨书籍、史论书籍、史考书籍,比原来介绍史籍的范围扩大了。 ⑦《中国古代史籍校读法》,该书初版于1962年。全书共四编,分通论,分论上、下,附论。通论讨论校读古代史籍的基本条件,内容包括识字、辨明句读、分析篇章、钻研传注、熟悉古书的流别、部类、传播与版本;分论上讨论校书,阐述校书的意义、依据、校书应注意的问题及校书的方法;分论下讨论读书,要求了解古人写作中的一般现象、认识古人著述体要,怎样阅读全史及整理史料的一般方法;附论讨论辨伪与辑佚。 其二,王绍曾的《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该书汇集王绍曾先生72年来在古典文献学领域努力耕耘的学术成果,含64篇论文,自1930年的毕业论文《目录学分类论》开始,至2002年的《试论敢为天下先的张元济先生》止。所收文章,大致按照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藏书史分类,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在版本学研究、张元济研究、山东文献研究、藏书史研究、四库学研究等几个领域的见地。《文汇读书周报》就该书发表书评:《古籍研究的又一钜篇——读王绍曾先生〈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认为:该书收录的64篇论文中,撰于上世纪30年代前期的有8篇,而其余56篇都撰于1979年以后。时间分布上的大段空缺,正折射出作者从八年抗战到十年“文革”这国家民族的动荡浩劫中的坎坷人生。更令人钦佩甚或难以置信的是论文中的46篇撰于1990年以后,也就是说三分之二强的论文出于一位80岁以上高龄且做过癌症切除手术的老学者之手,这在我国学术史上也是不多见的。《新民晚报》上的一篇文章认为:该书极具创新精神,前瞻性强,多有填补空白之作。王绍曾先生在1983年提出的整理原本《四库全书总目》和《续修四库全书提要》,修订《清史稿艺文志》等等设想,在此后20年里大都实现。他的《胡适校勘学方法论的再评价》,澄清了历史上的种种误解。1996年写的《如何正确评价黄丕烈在版本学上的贡献》,推翻了历史上对黄的一系列错误论点,肯定黄是清代版本学的奠基人,且对后人影响巨大,获得海峡两岸学界同人的赞赏。至于花费8年时间整理张元济《百衲本二十四史校勘记》,更是对史学和校勘学的贡献。 2文献学研究新著 其一,徐雁的《中国旧书业百年》 ,该书分为九个单元,作者以中国古旧书业史为背景,依次叙述了百余年来燕京旧书业和江南旧书业的风貌,掠影了北京、南京、扬州等历史文化名城的旧书业风情和旧书市场,披露了近现代七大“书厄”,回顾了郑振铎等人在社会动荡岁月保护和抢救中华典籍文献的壮举。反思了“公私合营”对我国古旧书业经营传统的影响,最后剖析当代古旧书业的症结,探讨、保护和复兴中国旧书业的策略。 该书具有三个明显的特点:第一,这是一部饱含真情的学术著作。第二,这是一部材料丰富的史学著作;第三,这是一部观点鲜明的近现代中国书史。白化文先生说:综览“此书,一则总结解放以来古旧书业的兴衰,公开提出古旧书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得失。这是需要胆量的。二则,该书两条腿走路,把另一重点放在新时期古旧书业的新生这一生死攸关的大事上面。他集思广益,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敢于提出具有个人风格的大胆的建议。窃以为,徐雁此书最有价值的,乃在这一部分。”该书自2005年5月出版之后,颇受评论界关注,是近年来难得的文献学力作。 其二,张大可、俞樟华的《中国文献学》 ,该书以总结“20世纪的文献学”为核心内容,即以新学为主要内容构架文献学体系,并包括旧学。因此,对文献学的定义,采取“以一切历史文献为对象”,用以反映包括20世纪整个时间段的文献内容与文献整理工作,而不囿于古文献的范围,具体说:“中国文献学”的内容和任务,就是要概括整个20世纪这一时间段的整体文献学,它以20世纪传世的古文献和新增的历史文献为对象,考察它的载体形态、内容类别、整理利用及其历史发展四个方面的内容,同时进行现代综合型通论文献学理论构建的尝试。 其三,张铁山的《突厥语族文献学》 ,该书是一部在普通文献学一般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研究突厥语族各民族文献的学术专著。重点探讨以下十个方面的问题:一、“突厥”及其相关概念、突厥语族文献学的对象和任务。二、突厥语族各民族文化史略。三、突厥语族各期文字的起源与类型。四、突厥语族文献的载体形态。五、突厥语族文献的分期与分类。六、突厥语族文献的转写、翻译和注释。七、古代突厥文文献及其研究。八、回鹘文文献及其研究。九、察合台文文献及其研究。十、突厥语族文献的开发利用与现代化。 其四,齐秀梅等的《清宫藏书》 ,该书主要介绍四个方面的问题:清宫藏书源流、清宫藏书概况、清宫藏书的装帧与维护、清宫藏书的典守与利用。该书的序言客观地评价了其特点:一、融知识性、学术性与资料性于一体,广泛而准确地采用了清代历史文献及档案资料,汲取和借鉴近现代专家的研究成果,结合清宫藏书的典籍实物,论述丰富,言之有据。二、广泛而深入地揭示了清宫藏书概况,翔实地评介了许多珍稀罕见的善本和孤本,对其作者、流传过程均有所考证,对其学术价值、历史价值亦加以恰当评估。三、对目前清宫藏书的研究有所突破。 3文献学资料整理 其一,翁方纲撰,吴格整理的《翁方纲纂四库提要稿》 ,该书系清代著名学者翁方纲于乾隆朝任四库全书馆“校办各省送到遗书纂修官”期间,校阅各省采进图书时所撰提要之手稿,计著录经眼图书1000余种,为现存有关《四库全书》及《四库全书总目》编纂之重要记录,文献及版本价值弥足珍贵。翁氏《提要稿》成于十八世纪后半期之北京,未及百年,稿本流传至粤中。二十世纪初,又由粤中流传至沪,而在沪未及30载,其书再返南粤,二十世纪末澳门回归祖国之际,澳门中央图书馆所藏之翁氏《提要稿》影印出版,令读者得睹200余年前《四库全书》编纂时期原始记录之真貌,实为“四库学”研究史料之重大发现。鉴于影印本流传不广,识读不易,澳门中央图书馆与上海图书馆合作,由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据此影印本整理标点排印本,费时五载,完成翁氏《提要稿》的整理与标点,意义尤为深远。该书于前言中详述了翁氏《提要稿》流传原委及编纂特点。 其二,张耘田、陈巍的《苏州民国艺文志》 ,该书是一部著录民国时期苏州地方书目的著作,全书收录了1300多位社会贤达、文人学士的人物词条,著录书刊9700多部、相关书目馆存信息10000多条,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苏州“著述雄冠东南”之盛况,人文荟萃,著述丰富。该书的编制,填补了已有艺文志之不足,整合了苏州地方文化资源,为后人进一步研究提供了史料。 其三,《澹生堂藏书约》,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代书目题跋丛书》中的一种。收入《澹生堂藏书约》、《藏书记要》、《藏书绝句》、《流通古书约》、《古欢社约》、《藏书十约》、《武林藏书录》、《吴兴藏书录》和《皕宋楼藏书源流考》等九种著作。书前的“出版说明”,详细介绍了这九种著作的作者、内容、流传、校勘、后人的评价,以及重印所依据的版本,极有导读和研究价值。 其四,李玉安、黄正雨的《中国藏书家通典》,该书收录历代藏书人物,包括在文献收集和整理方面有成绩的管理官员、目录学者、古典文献整理和出版成绩卓著者、藏书文化研究的著名学者等2400余人,时间范围上自先秦,下迄1949年以前出生者。对于有图像的藏书家和文化人物,尽量搜罗,共附图像426幅。本词典具有以下几个特点:一、不刻意追求藏书人物悉数照录,而着重于各时代藏书家在政治、经济、历史、藏书、目录、校勘、刊刻方面的贡献和影响。二、不以藏书家的价值观、道德标准为取向,对有争议的人物的取舍以历史事实为依据,客观挖掘其藏书故实和评价其藏书的功过。 三、不囿于现有“藏书家”的概念,试图囊括收藏特点各异的藏书家。 4其他 其一,钱婉约等辑译的《日本学人中国访书记》 ,该书在广泛搜集清末、民国年间来中国考察访问、留学进修的日本中国学家及青年学生的学术游记、日记、回忆录等的基础上,抽取出与访书、购书有关的篇什,按照人物生卒年先后编排翻译而成。本书关涉图书史、近代学术史、中日文化交流史等学科领域,兼具资料性与可读性。该书出版后引起很大社会反响,其书评《像日本人那样做学问》首先刊于中华读书报2006年3月1日第10版,后被多家著名网站如新浪、新华网、青海新闻网转载。还有评论说:“读此书有两种感情相互交织,一种是爱,一种是恨。作为爱书人,这些日本学人既是可爱的,也是可敬的,他们对书的爱惜之情溢于言表,他们对书的感受,也会让天下所有的爱书人感同身受;作为文化的入侵者,这些日本学人对中国古籍的关注,却也是别有用心的,诸如内藤,他来中国访书的目标显然非常明确,其目的业已远远超出了学术交流的范围。另外,从书籍自身的角度来看,虽然学术是天下公器,但中国古代善本与孤本的流失,还是让我们这些后来人感到深深痛惜。”此外,该书的部分章节也被中文研究网等学术网站转载。该书绪论——《近代日本学人中国访书述论》洋洋数万言,介绍、分析了晚清、民国年间中国古籍流入日本的时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背景,认为“访书活动是近代中日文化交流中一个涵盖面宽泛的文化现象,它既是日本关注中国、渗透中国、殖民中国的社会思潮在文化领域的折射,又构成近代日本中国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通过访书活动,可以从一个具体的侧面,了解日本人对中国及中国文化关注的兴趣点所在,同时展示中国学发展的实际态势,及其与中国学术界、与中国文献典籍、与中国书业界的相互关系。”该绪论在学术方面的价值,堪称吴枫先生的专论——《中国古典文献在日本的流传》 的具体印证和进一步发展。 其二,张贤泽的《书之五叶——民国版本知见录》, 作者将自己收藏的众多民国图书分门别类,从封面设计、书籍插图、出版标记、书籍广告、版权之页五个方面来分析民国的版本。全书每篇文章配以书影和插图,图文并茂,可看性极强。书后有“民国版本价格浅见”,在分析了民国版本的时间、样式、内容、出版机构基础之上,对其价格依据、动态因素及走势等进行了研究,得出持有“早期名家的初版本”这一收藏观点。作者认为:民国版本的收藏与研究,就是要靠众多的著述、靠研究者的不懈努力,去追求一个崭新的境界,从而使民国版本达到原本有的预期价值。 其三,《张舜徽学术研究》第一辑,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献学研究所编,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丛刊计划长期、逐年出版,旨在全面深入研究和总结张舜徽先生的学术及其成就,对张先生的学术成果进行专项研究,从不同侧面分疏张先生的学术理念、方法、见解、经验,期望全面研究与总结其中的学术价值,为21世纪的历史文献学的研究与发展,提供有益之助。本辑的文章大致可分为三类:综述类,对张先生学术专著的研究、对张先生学术专门领域的研究,试图对张先生思想学术的不同方面进行专门的研讨。力求达到更加明确地认识张舜徽先生作为国学大师的地位、中国历史文献学构建历程之目的,以此拓展与深化对20世纪中国学术史的研究。

张问安(1757—1815),宇悦祖,一字季门,号亥白,四川遂宁人。据民国十三年刻本《遂宁张氏族谱》(以下简称《族谱》)载:遂宁张氏,系汉留侯张良后裔,世居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明洪武二年(1369)迁蜀,卜居四川遂宁县黑柏沟。张问安系张氏入川始祖张万第13世孙。高祖张鹏翮(1649—1723),康熙时名臣,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清史稿》有传;曾祖张懋诚(1667—1737),官至通政使,署工部右侍郎;祖张勤望时,顺便收集到一些张 问安的资料,撰成《清代诗人张问安行年简谱》一文,发表于《川北教育学院学报》2000年第4期。近年来,我在注释《船山诗草全注》和《张问安诗选》时,又新发现不少有关张问安的资料,故对前谱作了修订和补充,形成此谱,奉献给读者。不当之处,敬请方家郢政。

乾隆二十二年丁丑祖茔安葬。亥白与其母周孺人等,因家贫不能一同回四川,只好寄居于嵩县。嵩县之民,知其家清苦,薪水不继,岁时馈薪米不绝。

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乾隆二十三年戊寅(1758)二岁

张顾鉴在故乡遂宁丁父忧;亥白与母寄居嵩县。

乾隆二十四年己卯(1759)三岁

张顾鉴丁忧期满,服阙赴京。十一月拣发山东。

乾隆二十五年庚辰(1760)四岁

二月,张顾鉴补山东省馆陶知县兼署冠县知县;亥白与母亲等人到馆陶。

乾隆二十六年辛巳(1761)五岁

居山东馆陶县署(今山东冠县北馆陶镇)。

乾隆二十七年壬午

乾隆四十七年壬寅(1782)二十六岁

春,船山出游沔阳,亥白有诗《送柳门之沔阳》:“大河九折回银汉,落日千山阻太行。才气自方刘仆射,功名人拟马宾王。”陈慧殊亦作诗《送柳门弟之沔阳》。

乾隆四十八年癸卯,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人,进士,历官詹事府右赞善、礼部侍郎、左都御史。其父周煌,清代学者,官至兵部尚书。

秋,亥白从汉阳寄书船山。船山在京师作《月夜展读亥白兄书札》:“今我客京华,君居沌水阴”;“人生无百年,八载三离别。”

乾隆五十年乙巳(1785)二十九岁

居汉阳。船山应顺天乡试落第,八月出都,沿运河南下至扬州,再溯长江,至汉阳。

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是年,亥白出游江西九江、庐山、潘阳湖、南昌等地,沿途作有《黄州》、《西塞山》、《琵琶亭》、《江上望庐山》、《湖口县)、《大孤山》、《鄱阳湖》、《将至南昌作》诸诗。

乾隆五十一年丙午、《洗百年奇冤,还高鹗清白——高鹗非“汉军高氏”铁证之发现》(载《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三辑)。

作《五君咏》,怀念卫讷旃、李怀民、李敬堂、陈棣园、彭田桥诸诗友。

乾隆五十三年戊申三十二岁

八月,亥白参加戊申恩科四川乡试。是科主考为广东顺德进士、翰林院编修温汝适;副主考为湖南长沙进士、工部员外郎刘若璪。题目是《四书》、《五经》三题:《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昼尔于茅,宵尔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还有一诗:赋得“临风舒锦”得“章”字,要求五言八韵。是科共录取60人,亥白中式第七名举人。至此,亥白已参加过六次乡试,此次方及第,欣喜异常。

船山亦于八月应恩科顺天乡试,中式第十三名举人。故船山有诗云:“题名异地喜同科。”

冬,亥白从遂宁出发赴京师参加来年会试。作有《泊舟南郭与诸弟别》诗:“岁晏乍风雨,萧然江上村”;“寂历疏钟外,临歧尚酒樽。”

乾隆五十四年己酉三十三岁

春,亥白至京师,与船山同寓周东屏宅。船山《喜亥白兄至都》云:“君至欣如我到家,剪灯絮絮问三巴。”在京师,亥白结识了诗友王学浩、张吉安等人。

三月,亥白、船山参加会试。落第后,一同西归。沿途经正定,涉黄河,过灵宝、函谷关、潼关、华州、渭南、西安、宝鸡、凤县、褒谷、剑阁、武连驿、绵州,抵成都,达遂宁。沿途写下纪游诗《下崤陵》、《函谷关》、《岐山道中》、《二里关》、《煎茶坪》、《早发黄牛堡》、《草凉驿》、《豆积山》、《晓行凤岭望云气》、《心红峡》、《马鞍岭》、《七盘岭》、《五丁峡》、《剑门关》、《武连驿雨和船山兼怀彭田桥》等30余首。《归田老人诗话》谓张问安:“诗魂沉挚,如《剑门关》诗,少陵以后无敢作者。”

十,亥白与船山从成都出发,再次北上京师,参加庚戌恩科会试。亥白作诗《寄船山时将同赴都门》。在陕西凤县度岁,并同登豆积山,畅游了张果祠。作有《魏城驿》、《牢固关》、《宁羌早发》、《滴水崖》、《天心桥》、《宽川驿》、《自黄沙驿至褒城道中》、《箕谷》、《武关》、《大雪度柴关岭晴次南星》、《雪中度凤岭》、《除日同船山登豆积山游张果祠》诸诗。

乾隆五十五年庚戌三十四岁

正月初二,过陕西东河桥,谷雪严风,冷侵肌骨,亥白船山相与沽饮茅屋下,船山大有寒色。八日宿临潼,十四日下崤陵。

澳门威力斯人手机版,二月初四日,至河北涿州,晤林朴园(船山内兄),留涿州十余日。然后赴京,仍寓周东屏宅。

三月,亥白、船山参加会试。船山中式三甲第55名进士,亥白落第。

六月,船山岳父周东屏(兴岱)出任广东学政,亥白随周东屏赴广东,任其幕僚。船山送亥白出京师,“执手不能语,泪落如绠縻。”,亥白作诗《渡海》。著名诗人吴锡麒作有《题张亥白孝廉海天秋泛图》诗,图为王学浩绘。

在岭南,常常思念仲弟船山,有诗《寒夜不寝怀舍弟船山、寿门》、《感兴八首和船山韵》、《寄船山》等诗,有句云:“驿路顿怀风雨夜,人间合有弟兄仙”;“与子为弟兄,踪迹每乖异。相聚多道路,何以别俦类?”“子由君诚如,坡公吾所愧!”船山《春日忆内》注云:“少与亥白寓流汉阳,奔走依食饥寒中,时时离别。戊申年(1788)余举顺天乡试,亥白举于乡,明年同试礼部,下第后并马西归,……三年中相聚之日唯道上,今亥白又依人度岭,余独居京师。”

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三十六岁

人间辛苦事,莫过拉纤夫。亥白频繁奔波于各地,对船夫、纤夫倍于常人的辛苦劳动和死里求生的印象极深,作有《牵船夫》、《篙夫肩》、《担夫肩》,活画出了下层劳动人民的辛酸苦难,透露出诗人关心民瘼、隐忧现实的情怀。

夏,亥白在广州,戏作洋舶杂诗六首,介绍了澳门、法兰西、荷兰、菲律宾等地商人在广州出售自鸣钟、洋表、洋烟等商品以及外国人西餐的礼仪,表明了诗人开明的思想和爱国的情怀。此诗选入了《清人诗集叙录》卷四十七。

2005年文献学研究成果显著。是年,亥白在岭南已生活了三个年头,遍览名山胜水,格律益进,并结识了宋湘、王学浩等诗友,作有描绘岭南风光的山水诗110余首,编为《岭南集》。岭南诗与咏蚕丛蜀道、三峡险滩之诗,形成了亥白山水诗中的三颗明珠,品格超胜,笔意清新,深受人们称颂。

,亥白由广东启程归蜀,作有诗《登舟,东屏(周兴岱)先生诸从者置酒饯送五仙门,即席呈王椒畦(学浩)、林东原》:“尊酒疏狂容我辈,离筵珍重见人情。当头皓月经宵住,过岭秋风万里行。”

经湖南宜章、耒阳、衡阳、长沙、洞庭湖进入湖北,过夷陵(今宜昌)入三峡至重庆,沿嘉陵江入涪江。九月底,归遂宁。时船山亦回遂宁,全家团聚,欣喜异常。

十一月二十八日,亥白又同船山及林颀从成都出发赴京师。沿水路,由嘉州、宜宾、泸州、重庆、涪陵、万县沿长江出川。亥白作有《发成都》、《过眉州怀田桥》、《与船山载酒游凌云绝顶》、《晓泊泸州》、《泊重庆》、《桡歌行》、《立春日万县道中》、《夔府怀少陵》诸诗。《重庆舟夜》云:“人家高出翠微间,石上层城匝地环。一种市楼灯火夜,清辉寒到月中山。”

除夕,亥白与船山到巫山神女庙祭诗,并在舟中守岁。是年,亥白作诗一百九,船山作诗一百五,旗鼓相当,不愧诗坛二雄。

乾隆五十八年癸丑(1793)三十七岁

元日,入巫峡。十三日由荆州改行陆路,经襄樊、河南、河北,于二月二十日抵京。亥白从成都至京师沿途作诗达90余首。

三月,亥白会试落第。船山十分悲伤,“我昨下第时,弟泣不可住。”(《亥白诗草》卷四)。

五月二十七日,船山三十岁生日。亥白作《船山生日》诗:“吁嗟三十我久过,时序匆匆君始及。”

在京师,亥白结识了诗友王芑孙、罗聘、孙星衍、何道生等,作有《读楞伽山房诗二集有作》、《谢罗两峰画扇》、《仓史造字图为孙渊如赋》、《简宋芷湾》诸诗。

八月十一日,亥白出都归蜀。行前,船山与诗友孙星衍、王芑孙、何道生、何道冲、顾玉霖等人集方雪斋,为亥白饯行。亥白有诗云:“离筵尽名土,此乐古或有”;“举酒不能酌,相望无一言。”船山《送亥白兄出广宁门》:“不堪为客久,又到送君时”;“忍泪与君别,临歧转淡然”;“武连听雨处,何日对床眠?”

经河北、河南入陕西,作有《栈中杂诗》、《过滴水崖》、《宁羌道中》诸诗。

九月二十九日,亥白抵四川武连驿(今剑阁武连镇),怀念船山,作《九月廿九日宿武连驿怀船山》:“人间何限销魂地,触拨离愁此独难。重到驿亭寻旧约,四山风色太高寒。”

十月,抵四川遂宁。

乾隆五十九年甲寅(1794)三十八岁

居四川遂宁。

船山岳父林儁 (时任四川按察使)赠亥白《西藏画佛》(布本画)及《西征诗》,亥白作有《西藏画佛歌》、《奉题先生西征诗后》。

清明节,亥白至遂宁两河口张氏祖茔悼念亡妻陈慧殊,作《两河口上亡妇墓作》。有云:“一纪绝音尘,八年瘗荒墓”;“复来更何时,伤心不能去”;“魂予盍归来,相依吾与汝。”陈氏于乾隆五十二年(1787)归葬于此,已有八个年头;魂去不归,缱绻之情不绝。

秋,作《岸舟四首》。有云:“频岁疲车马,乡关此暂留”;“漏残风雨急,吾意在扁舟。”意欲离开故乡赴京师。

乾隆六十年乙卯四十岁

春,亥白居京师,与诗友吴锡麒、王友亮、洪亮吉、查有圻、石韫玉、王芑孙、桂馥、罗聘、赵怀玉等人交往唱和。

三月,亥白、受之参加恩科会试,均落第。亥白仍寓京师。从弟受之回蜀,亥白作有《送受之归里门》一诗。

弟张问莱(寿门),是春以第一名入泮。

桂馥出任云南永平知县,亥白、船山为其送行,作《送桂未谷之官永平》,赞扬桂馥:“君读书慕往古”,“胸有奇气蟠蛟螭”;劝勉诗友要将主要精力放在政事上:“愿君且收著书手,力提黔首还淳熙。韩欧古来称制作,但以余力为文辞”;“农桑教养古所重”;“民意虽厚胡能欺?”

六月十六日,亥白作《三君咏》,分咏邵晋涵、吴锡麒、冯敏昌。题注云:“六月十六日作此诗。抵暮,船山来云:‘二云于前夕死矣!’老成顿谢,益为怆然,是日灯下记。”赞邵晋涵:“二云制作才,博雅媲前哲”;赞吴锡麒:“词林称老辈,而我识君早”;赞冯敏昌:“鱼山如古贤,纯粹葆太璞”。

九月十五日,亥白亡妻陈慧殊去世十四周年忌日,亥白作诗云:“十四年来伤逝泪,新愁旧约总相关。每看遗挂思瑟瑟,不尽云华想佩环。”

十月,亥白将还蜀,诗友罗聘以梅花卷子赠行。船山与石韫玉、伊秉绶、洪亮吉、方体、赵怀玉、言朝标、查有圻、彭蕙芰、周廷授等诗友累日为亥白饯行。洪亮吉作《送张孝廉问安归蜀》诗,有云:“张生年四十,抱道苦不偶。西顾有老亲,曰归觅升斗。”“我意亦劝归,名山辟窗牖。沉潜三十载,庶可冀不朽。努力尽一尊,西行寡良友。”十五日,船山送亥白出广宁门,亥白与船山洒泪作别。亥白诗云:“年余兄弟暂相亲,每为将离暗怆神”;“逢场已减中年趣,执手真怜别后身。君自一官亲万里,临歧那得不沾巾?”

归蜀途中,亥白作有《早发保定》、《小雪日雪赵州道上》、《安阳道中》、《洛阳逢受之》、《华阴道上》、《西安酒楼)、《宿宝鸡》、《自二里关至煎茶坪》、《心红峡》、《出梓潼石牛铺由间道投刘家河》等30余首纪行诗。

十二月抵潼川四十二岁

居故乡遂宁丁父忧。

正月,仲弟船山返京师。二月九日出栈宿宝鸡,写出了盛传天下的《宝鸡县题壁十八首》。

嘉庆四年己未四十三岁

八月,亥白继配王氏殁于遂宁,“潘鬓逢秋又悼亡”。

九月三十日,因白莲教起义如火如荼,亥白谋划全家迁徙避难,是日亥白从遂宁赴成都寻找栖身之地。临行时“送父惟娇女,留家有病僮。萧然成独往,天地一孤鸿”;“战伐连秦地,烽烟接宕渠”;“草堂旧基在,竟拟浣花居。”

十一月廿四日,亥白奉母携女极其悲伤和惶恐地离开了养育自己的故土,避难赴成都。有诗云:“萧条行李出城闉,捡点篮舆逐去尘。梦里一丘兼一壑,眼前三世仅三人。”“娇女最怜新失母”;“故园十载小勾留,到处溪山足钓游。此日兵戈怜父老,百年涕泪恋松楸。草堂新假严公宅,茅屋难宽杜老愁。”诗中记述了一家逃难的辛酸历史,实为现实的纪录、动荡时代的画卷。

十二月,船山在京师得亥白书,知其奉母移居成都。烽火连天,成都亦不安宁,船山寄诗亥白:“浣花小住非长策,早奉庭帏赋北征”,建议亥白奉母就养京华。

嘉庆五年庚申四十四岁

正月,白莲教起义军从四川定远(今武胜县)过嘉陵江,由蓬溪向遂宁,兼及射洪、盐亭、三台、乐至诸县,风焰所及,势如燎原。

二月,季弟张问莱(寿门)分发浙江主簿。

六月,船山再次寄诗亥白,建议奉母离开成都赴京师。

在成都,亥白续娶文氏,年15余,系四川郫县人。

十月初六日,亥白从成都出发,由水路奉母出川。沿途作有《发成都寄船山京师、寿门杭州》、《嘉定道中》、《将抵宜昌作》、《汉上感旧》、《早发黄盆峡夜抵芜湖》、《早发燕子矶暮抵瓜洲作》诸诗。有诗“去路连群嶂,全家共一舟”、“生计无多日,归来十五年。开头辞蜀水,买棹上吴船”等句纪其事。亥白在汉上生活十余年,此次重过汉上,感慨颇多:“重来踏遍城闉路,谁识当年旧寓公?”“白头二老风流尽,只有江声似旧时”;“青齐一去无消息,应是萧萧雪满头”。过瓜洲时,有诗云:“空忆妙高台上月,晚寒倚棹看潮生。”

嘉庆六年辛酉四十五岁

正月廿五日,亥白奉母抵京师。船山诗云:“全家此重聚,如我忽还乡。情话连宵急,春晖特地长。”

三月,亥白应恩科会试,仍报罢。

在京师,亥白与吴锡麒、吴鼒、戴敦元、胡梦湘、林朴园等诗友交游唱和。

,亥白子知稼生。

十二月二日,知稼殇,仅四个月,瘗四川营义园中。亥白作诗哭云:“昨知身困苦,频向我呻吟”;“忍心分骨肉,撒手去泉台”;“九原逢祖父,翻见一孙来”;“仰面浑疑睡,余情欲问人”;“伤心劳祖母,终夜涕沾巾!”一字一泪,不忍卒读。

是年,亥白与母亲、船山等均在京师度岁。船山诗云:“人影团圞酒递斟,笑依慈母看朝簪。”

嘉庆七年壬戌四十六岁

居京师。三月,亥白参加会试,仍落第,此为亥白第七次应会试。 诗友彭田桥由京师回四川丹棱县,亥白作诗《送田桥归里》,有云:“道远君真挥手易,途穷我已立身难”;“何日还乡营薄业,茅檐相对劝加餐。”

嘉庆八年癸亥(1803)四十七岁

居京师,喜得一女(即亥白次女)。

五月,亥白应考教习。作《五月十九日号舍对月有作》云:“黄埃乍息雨初阑,白板闲凭漏渐残。如此矮檐深夜月,那禁七十九回看。”题注云:“余六应乡试,七应会试。每试凡六宿号舍。癸亥夏初应考教习,复宿此,遂有第四句。”亥白博学多才,但搏击科场30余年,凡六应乡试、七应会试,仅一举人而已。世道不平,书生空叹:“能知三十年来事,只有姮娥是旧人!”此后,亥白未再出试,“礼闱八被放,老遂归乡土。”

嘉庆九年甲子四十八岁

元日,作诗云:“独有负暄庭畔客,一樽闲静看春回。”

本文由澳门威力斯人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2005年文献学研究成果显著

关键词: 文献

上一篇:中国传统文化与大众传播(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