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力斯人手机版 > 现代文学 > 揭秘《百鸟朝凤》幕后 半个电影圈是如何请来的

原标题:揭秘《百鸟朝凤》幕后 半个电影圈是如何请来的

浏览次数:80 时间:2019-07-28

[摘要]300万能做什么?答案是做什么都不够。《百鸟朝凤》只能借助圈内人士力量上映,这也决定了只能走“非盈利”路线,利润都归吴天明电影基金所有,“如果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牟利,这个事情做不了。”

大型国有企业汉东油气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刘新建,是赵家,也就是原汉东省委书记赵立春家族安排在国有企业里的内贼。他的任务就是把国有资产通过商业合作的方式,逐渐转移到赵家的接班人,赵立春书记的独子赵瑞龙名下。

图片 1

图片 2

 《百鸟朝凤》

刘新建原是省军区的一个参谋,虽然很能干,文字能力也强,但这些都不算什么,部队机关里这样的人才一抓一大把。赵立春做省委书记的时候兼省军区第一政委,把刘新建调来做警卫秘书,这改变了刘新建的命运,要不然他很可能就像许多同事那样,充其量在营级就转业了。

腾讯娱乐专稿(文/程佳 采访/程佳、曾妮 采访支持/廖婕 编辑/端梧)

到赵立春身边工作后,刘新建对赵忠心耿耿,又善于揣摩赵的心思,于是就由警卫秘书转为政治秘书,最后就成了赵立春的大秘。赵的秘书都从政做了大官,只有刘新建去了国有企业,也可以说是赵家早就看上油汽这块肥肉。

不管你最近有没有进电影院,相信你的朋友圈一定被一部叫《百鸟朝凤》的电影刷屏了。今年五月,这部毫无大咖明星,讲述黄土高坡上唢呐艺人的电影,在半个电影圈从业者的浩大支持声中进入院线。不出所料,这部和《美国队长3》狭路相逢的国产文艺片被碾压到体无完肤。然而,影片出品人方励的公然一跪,却在电影市场上实现惊天逆转。

图片 3

图片 4

刘新建是那种特别聪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朝哪个方向走最容易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和祁同伟不一样。祁同伟虽然也需要寻找靠山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但他野心勃勃,笃信彼可取而代也,并不甘于久居人下,而刘新建却没有这种狂妄的念头,他心里很清楚,离开了赵家的庇护,自己就一钱不值。如果要用近代政治人物打比方的话,则祁同伟像袁世凯,而刘新建则像李莲英。他是赵家的家臣。

 方励下跪后,《百鸟朝凤》周末两天票房飙升

赵家和刘新建的关系也确实亲密。在小说原着中,赵立春声称此生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赵瑞龙,另一个就是刘新建。赵立春在政治上为刘新建扫清了一切障碍,把他送上国企老总的宝座,私下里刘新建向赵瑞龙旗下公司输送的利益不下三十亿。他自己也肆意挥霍,仅赌博就赌输了五千二百余万现金,从澳门赌到拉斯维加斯,再赌到葡萄牙的里斯本。

从上映一周票房仅364万,到“下跪”后三天,票房超过3200万……《百鸟朝凤》的这幕“反转”,在华语电影里是前无古人,恐怕也不会有来者了。这部拍摄于近三年前的“旧片”是如何再度走入影院?它为何能赢得半个电影圈的支持?它的幕后义工们都做了些什么?作为艺术电影它如何做到触底反弹?腾讯娱乐为你揭秘《百鸟朝凤》幕后的故事。

图片 5

图片 6

不过,虽然赵立春话这么说,但刘新建终究不是赵立春的儿子,而是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当山水集团财务部长刘庆祝被谋杀的事件暴露之后,赵瑞龙意识到刘新建是反贪局的下一个目标,随即对他动了杀心,只是因为希望刘新建最好自己跳楼而错过了开枪时机。当然,刘新建对此浑然不觉,还幻想“老书记”能够救他。

 已故导演吴天明

《人民的名义》的确是一部不错的现实主义作品。透过刘新建这个人物,“圈外”的观众也能够清晰的看到在这些年中国“转型”的过程中,权力资本化是如何完成的。

请求发行公司老总看片的短信,还躺在他手机里无人回复

对赵立春来说,在省委书记的位置上,权力是巨大的,利益和荣耀也是令人满意的。但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省委书记是有任期的,终究要离开这个位置;二是权力很难完整的遗传给儿子。即便可以安排儿子从政,但儿子要完全达到自己的地位也很难,中间有太多不确定性。

5月6日,当美国队长开始霸屏的时候,《百鸟朝凤》——这部出自中国第四代导演的扛鼎人物吴天明之手,讲述两代唢呐艺人艺术传承的电影,却排片寥寥。

图片 7

吴天明是谁?对于年轻观众而言,这个名字几乎是全然陌生的。是的,这位曾经执导过《人生》、《老井》等蜚声国际的电影,让中国农民走上国际大银幕的第四代名导,这位曾扶持张艺谋、陈凯歌的“第五代导演之父”,已经沉默太久了。

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权力转化为资本,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弥补这个缺憾。赵立春的安排是让自己的“家臣”刘新建做国企老总,获得国企的控制权,让自己的儿子开“民营公司”,透过“市场”管道,把国家的财富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控制权变现成所有权,从此也就可以代代享有了。在刘新建离开赵立春之前,赵明确对他说,让他去做老总,就是为了帮儿子赵瑞龙。

图片 8

但对刘新建来说,如此监守自盗,仍然是有心理压力的。毕竟他出身一个红色家庭,爷爷是抗战烈士,姥姥是富家小姐投身革命,他自己又是军人出身,还曾经因为救人立过功,他必须要给自己一个说法才能心安理得干侵吞国有资产的事。

 吴天明是不少第五代导演的伯乐

图片 9

在执导《百鸟朝凤》之前,吴天明将近10年没有拍片。女儿吴妍妍透露,10年间也陆续有剧本递过来,但都被父亲以不喜欢为由退了回去。直到2011年,吴天明在《当代》杂志上看到了作家肖江虹发表的中篇小说《百鸟朝凤》——这个讲述两代唢呐艺人艺术传承的故事,才终于拾起了创作的冲动。

刘新建有两段精彩演讲,折射了他是怎样建立了让自己心安的“说法”。一段是当检察官来抓捕他的时候,纵深跳上了楼窗,一脚窗里一脚窗外,声嘶力竭的喊道“这天下是我们打下来的”,接着开始背诵《共产党宣言》;第二段是在接受审问时,开始大谈特谈“改革就是革命”,“革命就有人会死”,而他“不怕死”,云云。

吴妍妍透露,生活中极其乐观的父亲,在《百鸟朝凤》的制作过程中,却经常痛哭流涕。吴天明曾闭关一个多月修改剧本,吴妍妍去看他,发现墙上贴的全是父亲修改剧本的稿纸、便条,“几乎每改一场戏都要大哭一场”。吴妍妍调侃父亲,“您可真逗,您自己写的剧本还把自己感动哭了。”吴天明的回答则是,“自己都没法打动,更别说打动观众了”。

观众看到这里往往只是觉得好笑,觉得刘新建是失控、抓狂。其实不然。在刘新建看来,革命就是打天下,就是创业,赚家底,而改革就是分家产。既然改革意味着分家,那与其分给蔡成功这样的街头混混,还不如自己拿走,来自红色家庭的他理当有优先权,“老书记”既然是党的高级干部,也应该有优先权。这是他腐败行为的“理论基础”,也是他心安理得的深层次原因。

2013年,《百鸟朝凤》初步完片,当年9月,作为开幕片在第22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亮相并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奖。在那次电影节上小规模放映后,《百鸟朝凤》也自此封存,并未得到在全国院线公开上映的机会。

无疑,刘新建认为天下是“我们”打下来的,因此也应该由“我们”来分的理论,是不折不扣的谬论。毛主席在六十年代的一次谈话中讲过,革命胜利是人民的功劳,他批评有些领导干部“贪天之功为己有”,把建立新中国看成是自己的功劳。“贪天之功为己有”是腐败的一个重要思想根源。

吴妍妍回忆,《百鸟朝凤》拍摄得顺利,后期也没有遇到资金的困难,但是,当影片投入到发行上映环节时,问题开始出现了。大多数发行公司对的意见是,“这片子拍得很好,但是不知道怎么卖。”而父亲走之前,也经常聊起这部作品,“内心很焦虑”。

透过刘新建的腐败案,我们还能够看到最近三十年国企改革的误区——所谓引进“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其实就是用管理私有企业的方式管理国企,赋予“总裁”、“总经理”以过大的权力,这是国企腐败的制度性原因。

2014年2月,《百鸟朝凤》完成最后的精剪,一个月后,吴天明离世。在吴天明走后,吴妍妍发现父亲的手机里还躺着一条短信,是发给某位发行公司老总的:“请您看看这部片子,帮我出出主意,怎么样可以发。” 但这条短信石沉大海,并没有回音。

图片 10

图片 11

国企和私企在性质上有着本质区别,这一点在管理上也应该充分体现出来:

 吴天明《人生》曾轰动一时引万人空巷,《变脸》《老井》也盈利不少

第一,国企应该坚持党的领导,应该继续实行党委领导下的厂长经理负责制,重大决策必须经过党委讨论。试想,如果刘新建不是无人监督,大权独揽的“董事长兼总裁”,他能够大笔一挥就把“7个亿”划归赵瑞龙名下吗?

吴妍妍称,在电影票两毛钱一张的年代,父亲导演的电影就有过亿票房,“《老井》《变脸》这些都赚了大钱,后面两部《首席执行官》《非常爱情》也都基本打平”。“一辈子拍电影没赔过钱”的父亲,最后一部作品竟然遭遇无法上映的境地,吴妍妍心急如焚。

第二,国企管理应该继续坚持“鞍钢宪法”的原则,开辟职工参与管理的途径。职工是企业最重要的“利益相关方”,企业兴衰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职工对企业管理的参与,能够最有效的制衡“刘新建们”。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吴妍妍一直在找投资中奔波,“只要见一个人,觉得他对电影有兴趣,就去跟他说这个事情”。大部分公司对《百鸟朝凤》的判定是“风险太大”,不愿投资,也有的愿意参与,却因无力先行垫付发行费用而放弃。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有投资意向,“结果在公司内部讨论的最后阶段又被否了”。

国企改革需要重新反思。而揭秘《百鸟朝凤》幕后 半个电影圈是如何请来的。要让像刘新建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大面积的沦为腐败分子,则需要重新校订我们的目标:社会主义!

毫无进展的几个月后,西安某金融公司的负责人向吴妍妍许诺,自己愿意为影片投入160万,“他说自己很敬重吴导演,愿意出这个钱,把发行给做了”。吴妍妍称,对方也做好了不赚钱的准备,“只要能保本就行”。

图片 12

160万,相对动辄千万的电影宣发费用来说,只能算杯水车薪。但对吴妍妍而言,却是一个有希望的开局,“至少再找其他人谈的时候有底气了。”

图片 13

 方励、吴妍妍与影片主演陶泽如、李岷城

“义工”方励牵头,历时三月组建宣发队伍

2014年8月,吴妍妍通过朋友认识了方励。作为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吴妍妍此时正为基金主办的首届“青年电影项目评选”活动寻找评委。方励发行过《颐和园》、《苹果》、《观音山》、《后会无期》等众多影片,也有扶植独立导演的履历,是基金会的目标人选。

两人约在咖啡厅见了面,沟通完评审工作后,吴妍妍也给方励讲述了《百鸟朝凤》的遭遇,“方老师,这个电影,能有什么办法?”吴妍妍问。

当时,方励刚刚启动自家劳雷影业出品的电影《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的宣传工作,这部由新导演李睿珺执导,无明星无爆点的文艺电影此时同样面临宣发的困难,“做艺术电影的院线推广太难了”,方励早有体会。

不过,在他看来,自己和《百鸟朝凤》是有几分缘分的。2013年底,方励正好在网络上看到了焦雄屏主持的《聚焦》节目,这也是吴天明生前做的最后一次深度视频访谈,“那个老哥太好玩了,完全不买世俗的单。”方励看得津津有味,顺手给好友焦雄屏打了电话,“我说焦老师,我太喜欢这老哥了,我们好多相似的地方。”焦雄屏也乐了,说下次来北京你们可以认识下。没想到几个月后,吴天明因心梗意外离世。没能与对方见上一面,方励一直引以为憾。

出于对吴天明的尊敬和对影片的喜爱,方励还是决定和市场“干上一仗”。但怎么干?方励心里也没底。9月份,方励陆续把此前合作过的业内营销高手都邀请到公司来看片,出主意。第一批看片的有二十余人,这群人几乎都参与到了影片的志愿工作中,其中就包括荣超和常杰,两人的团队后来成为影片宣传主力。

常杰向记者表示,自己看完片后,的确被影片打动。而自发加入幕后团队除了对影片的喜欢外,自然也有“吴天明”三个字的情结所在,“作为从业者而言,这个名字实在是如雷贯耳。”常杰还认为,接下这个拍摄于近三年前,且几乎是零物料基础的电影宣传工作,本身就是一份挑战。

当然,此时还有更大挑战摆在眼前——仍然没有发行公司愿意介入。没有打通市场环节的发行人员,就确定不了上映档期,宣传工作更是无从谈起。

转机发生在两个月后,方励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讲武生。影联在电影市场上发行过《大圣归来》、《心花路放》这样的爆款,也发行过《夜莺》这样的小众文艺片,是方励心中理想的合作对象。

11月中旬,讲武生带着发行团队来到了劳雷影业位于七棵树的放映厅。据讲武生回忆,当时北京已经入冬,而放映厅尚未供暖,一行人搭着一条薄毛毯,就在哆哆嗦嗦中,看完了整部电影。自认属于“感性派”的讲武生承认,自己看完就哭了。

作为发行公司,首要考虑的是面向市场的问题,《百鸟朝凤》既无大咖明星加持也无特效场景,且并不属于时下任何一种时髦的电影类型,讲武生在脑子里搜索了一圈,“关于农村民俗题材的,2005年以后我在院线上基本没有看到。”

本文由澳门威力斯人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百鸟朝凤》幕后 半个电影圈是如何请来的

关键词: 百鸟朝

上一篇:在海拔3700米的藏族村庄,我犯了一个戴“有色眼

下一篇:没有了